秋江晚吟旧时节

怀城府而不露,桑榆东隅皆收

算是迟来的贺文

#瓶邪黑花##算是半个贺文辣!##迟到真是抱歉##ooc望多包涵吧#
(文中的“你”,可以带入自己哟★有清奇CP,戳雷点可跳过!顺便……新年快乐!)

今年夏天一反常态的热,你兴致缺缺地翻着平淡无奇的账本,又抬头望向窗外苍翠欲滴的树木,心思早已飘到故友之前所说的那神秘村落……
忠心的管家捎来了署着故友与他以归的丈夫的姓名的信件。你看着信封上与自己一样的瘦金体,却是又比自己的字好看多了。这让你想起你于懵懂之时,因故友这一手好字羡慕不已,也练起了与他一样的瘦金体,只是多年来,还是未能赶上他的字漂亮。
信件带着些许雨后的清新味道,再细细地嗅闻——嗯,还有些淡淡的酒香。
展开信件,慢慢读来,竟是邀你参加另一位王姓友人与其妻的婚礼。又像是故意而为,信尾时,另一个人的字迹写着一句——“特备家醅,静候。”
你本就爱酒,如今竟是能喝到故友夫夫俩自酿的家醅,自是按耐不住,将自家大小事务全丢给了自己那携母亲退休养老的父亲,自个儿收拾了行李,定了当天飞往故友居住地的航班。

适逢你刚刚继任家主,万事缠身,刚上飞机没多久,你便昏昏沉沉地睡了,梦中,恍惚当年与故友相识后,他与你讲的那些同王姓友人和他那当时还只是挚友的丈夫共同经历过的惊险真实的倒斗故事……
待你再睁眼时,耳边响着空乘小姐甜美的声音,提醒着你飞机到达了目的地……
不过,你的目的地,却还有一段距离呢。
你下了飞机,跑到托运处领了自己的行李箱,拖着行李箱哒哒哒地跑到外头去等自家人安排的司机。
不料,你在这路边站了好一会儿,倒是连自家的专车影子都没看见。
突然面前停下一辆其貌不扬的面包车,后座的窗摇下,好巧不巧,里面坐的偏偏又是两位熟人——解家家主解雨臣与他爱人黑瞎子。
你凑过去对他们笑笑,信口就夸解雨臣越来越漂亮,话音刚落便听得他旁边依旧是一身黑的黑瞎子的豪放笑声。
解雨臣无奈地敲了一下你的额头,黑瞎子笑着让你快些上车,你一侧目,后面已快排起车队了,不敢耽搁,赶忙将行李放了,开了车门跳上车。

一路相谈甚欢,你借他们之口知道了不少事。
吴三省和陈文锦领了结婚证,只是因为那段时间你忙着事务,不好意思打扰你。
潘子认识了一个温柔漂亮的姑娘,两人相处颇为不错,估计是不久就能喝上喜酒了。
阿宁只要一闲下来,总要跑到霍家去找霍秀秀,不时还带些新奇的小玩意儿与霍秀秀喜欢的糕点之类的,反倒像是在追求霍秀秀了……
就这样聊着,不一会儿便开到了一处路口。
接下来的一段路,怕是得步行了。
你下了车,外头正下着细雨,天空中挂着太阳,让你感觉有些新奇。
身后传来解雨臣与黑瞎子的呼唤,你赶忙撑了伞,拉着行李箱跟上他们。
一路缓缓地走,你更加羡慕故友居住的此地是个颇好的避难所,计划着择日再回来蹭吃蹭喝蹭住,躲躲家中事务。
小小的村落仿若陶渊明所想的桃花源,山清水秀,比起城市里,这里更是颇为凉爽,人们悠然自得,自给自足。
在如今,倒是难得再见如此景象了。
你跟着解雨臣二人一路行至村尾,那里有一个白墙黑瓦的小小院落,隐隐飘来酒香,再走近,又能听得不少人的谈笑声。
“来了!”你听得少年人兴奋的声音,抬眼一看,原是几个少年站在门口似是被赶来迎宾的。
为首的那个……似乎姓黎……?
你有些不确定,毕竟你与他也并不熟识。
你看见故友与他的丈夫从院中走了出来,跟着一个穿着藏袍的温婉女子。
“你来了?来,给你介绍一下——”故友满脸笑意,是你未见过的真心与灿烂。他拉着你满院子转,介绍着你不认识的人,也向别人介绍着你。
潘子的女朋友叫安宁,是个眉目如画;性格温和内敛的姑娘,那个身着藏袍的温婉女子是故友丈夫的母亲,名叫白玛,对你也是如慈母般温柔关怀;阿宁果不其然地拐跑了霍秀秀……
至于王姓友人,此时正在阁楼上等着婚礼呢。
毕竟……谁让他的妻子,那个名为云彩的俏丽少女非要遵循她本民族的婚俗,要到晚上三点才举行婚礼呢?
你有些幸灾乐祸了一下友人的遭遇,接着便缠着故友夫夫二人要酒去了。
故友无奈地搬出一坛酒,你迫不及待地揭封,酒香浓郁,你为自己与众人都斟上一杯,轻呷一口,随后举杯念道——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今年是张先生回来第二年了。”你一口饮尽杯中酒,笑得带几分狡黠,却又眼含热泪,“前面的十年,多谢吴老板的指教与照顾,也谢谢在坐各位,没有各位,我或许不能有如今,也不会成长成现在的我。”
你深深鞠躬,眼泪忍不住地砸在地上。
故友嗔怪你多愁善感,却仍揉着你的脑袋给你擦眼泪,见你又有要哭的倾向,故意摆出凶相来吓唬你,让你把眼泪收回去。其他人也纷纷出言,或安慰你,或逗你笑……
你终是破涕为笑,抹了一把眼睛,带着点鼻音道;“第十二年,我依然在。今后的路,还请继续一起走下去。干杯!”
你自斟一杯酒,举杯与大家碰杯。
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第十二年,大家依然还在。
那么……你呢?

迟来的新年快乐。(笑)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秋江晚吟旧时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