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江晚吟旧时节

怀城府而不露,桑榆东隅皆收

有个脑洞,下次我回家就打出来……大概……?

我叫秦灵雨,我有个小叔叔,叫秦书。虽然和我只差五岁,但是他按辈分确实是我叔叔。
他要结婚了。和我们代教官,叫水三。
而我啊,要帮他们策划婚礼。

——“小叔,你们对婚礼什么要求啊?中式西式?”
“也没什么要求……就中式婚礼吧,我想和他拜堂。”
“小叔很怀念的样子啊。对了,我高中找你入伙,做有关古代婚俗的课题研究。小叔你当时就是这个表情呢。小叔你对一拜天地……执念很深啊。”
“……是啊,我的傻侄女,小心点儿,墨水要滴下来了。”
“啊?哦!诶,教官你回来了,我正好问完问题,我走啦!”
“哟,小秦啊,要不留下来吃个晚饭?”
“不啦不啦,我爸和我爹在家等呢!”

放个对话片段√嗯……我会尽快打出来的√

放张自己拍的学校一景……嗯……

岁月静好,今生执手偕老。

评论
热度 ( 8 )

© 秋江晚吟旧时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