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江晚吟旧时节

怀城府而不露,桑榆东隅皆收

末世启示录(二)

“呃……弈哥你干嘛?”外套还没穿上,就穿着一个偏大了的短袖衬衫的古蔺川就这样被肖弈堵在了试衣间里。肖弈没说话,二话没说就扯下了古蔺川左肩的袖子。“卧槽!变态啊……”“往后,看镜子。”肖弈冷冷丢下一句话,古蔺川依言看向身后的镜子,却是惊得一震。“……这是……什么?”古蔺川看着自己肩上的一串不明编码,脑子有点当机。“现在不能告诉你真相,不过你记住,我和你是一样的,还有,你的身体机能各项,都会比普通人要更强,希望你能借此保护好自己和自己所珍视的。另外,你还真是豪放不羁。”肖弈出去之后,古蔺川才反应过来,后半句分明就是在说自己没穿内衣吧喂!那个变态!

整好衣服,套上外套,用布条把长刀绑在腰后,古蔺川就出了试衣间。

刚才的前半句话……倒不是不能采纳……

“骗鬼吧?哪儿有女友有这么个性的名字。”王阳干笑,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阳哥,弈哥,我收拾好东西了。”古蔺川脚上穿着马靴,套着速干衣裤,腰后绑着长刀,背着野营背包,有点莫名的违和。肖弈见古蔺川过来救场,轻轻地应了一句,套好衣服。古蔺川其实收拾背包的时候,听见了二人的对话,估计着王阳看见了肖弈的编码,顺便就帮了个忙。王阳看着收拾整齐的古蔺川,往外面一看,李悠和方志宏也循着声音过来汇合了,王阳懒得追究,五人继续往上走。

再上一层是奢侈品区,王阳和古蔺川来了精神,撬开玻璃,就是一阵破坏。王阳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肖弈,痞气地勾唇一笑:“以前在孤儿院里可穷了,几十个孩子为了一个半新的才捐的玩具打得不可开交,那是我就想,以后咱要是有钱了,就买两碗豆浆,喝一碗倒一碗,买两部手机,一部打一部接。嘿!没想到现在的LC手表,我能戴一个砸十个。”古蔺川小小地惊讶了一下王阳是孤儿的事,不过也没表现出来,跟着接了一句:“我家老辈人特节俭,我爸妈也特讨厌那种要死要活就为了一个奢侈品,还没啥卵用,我这是为爹妈家里人出气哦。”

说完,两人有去破坏其他的奢侈品。

看得方志宏和李悠一阵阵的心痛,心想:这俩孩子心理有点扭曲吧……?

兴致高昂的两人一直打砸到了电器区。

古蔺川对于电器没什么“深仇大恨”,但王阳还没玩尽兴,又准备对电器实行“报复”。

李悠和方志宏纠结地看着准备把双开门冰箱推下楼梯的王阳和一旁又开始起了打砸念头,跃跃欲试的古蔺川。

“丧尸会被引来。”肖弈一开口,两个折腾鬼都冷静下来了,李悠和方志宏感激地看着肖弈。

终于有人来制止这两个折腾鬼疯狂的行为了!

王阳刚挪开放在冰箱上的手,古蔺川就扯了扯他的袖子,一脸无辜:“阳哥,我饿了。该吃午饭了吧?”听了小丫头的话,王阳也开始觉得饿了,揉了一把古蔺川的头,笑着说:“嗯……那我们上去找吃的吧,反正砸了这么久,砸也砸饿了。”“好好好!”

“……”

“……”

“……”

看着两个折腾鬼,三人也是无言以对。

上面一层就是餐厅区域了,完全无法指望厨师做菜,不过还是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的,例如烟熏火腿啥的。

古蔺川等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四处搜刮了一阵子,做了简易的三明治来填饱肚子。

向来饭量不大的古蔺川吃了两个三明治,喝了半瓶果汁饮料,才勉强感觉饱了。而王阳三个三明治,一瓶矿泉水下肚,也才觉得充实了一点。王阳不经意一扫,李悠正端端正正地坐着,细细地品味着一个看着就腻的草莓奶油蛋糕,古蔺川也刚好转头一看,差点没把饮料喷出来。

男的喜欢甜食不是什么稀奇的,但是这样……两人不禁汗颜。

李悠每吃一口,浅色的细眉都会微微舒展开,微翘的睫毛似颤微颤。还趁他们不注意,娇羞地挖了一勺蛋糕送到方志宏嘴里。古蔺川忍不住笑意,趴在王阳的胸口上就笑了起来,王阳则是打了一个寒战。“哎呦卧槽,怎么老是觉得有人在看着我?”才笑了一阵,古蔺川就起身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有点奇怪道,完全没看见身后肖弈的目光。“……都吃饱了吧,楼上应该就是顶层食品区了,我们上去食品区拿了物资就快撤吧。”王阳揉了把古蔺川的脑袋,而后一拍桌子道。

众人没什么异议,各自拿好东西就往顶层走。

走上最后一阶阶梯,众人立马看见了曙光。各种零食,小吃,佐料一应俱全的各种货架,空无一人的收银台,混乱的手推车,购物篮,不是食品区是哪儿?

王阳加快脚步上前,不忘拿着枪,提防突然会发生的异变,古蔺川也抽出绑在腰间的长刀,用来防身。

古蔺川让其他人先去逛逛,自己推开乱成一团的购物篮和手推车,翻进了收银台去探查。

很快从里面又翻出来的古蔺川来到四人身边,看着已经找好防身物的方志宏和李悠,没说话,王阳拉过古蔺川,告诫方志宏和颤抖着拿着小刀的李悠:“食物区的走道比较狭小,货架较高,还有购物篮和手推车容易遮挡阻碍逃跑和视物,请务必小心。蔺川,你跟着我和肖弈。”“嗯。”

王阳又回头看了看在做解包的准备的肖弈,眨了眨眼道:“你,我就不用提醒了吧。”肖弈则是藐视一般地看了一眼王阳,无言,转身就走。

“喂!在丫头面前能不能有点团队意识?肖弈!”王阳有点生气于肖弈藐视的眼神,拉着古蔺川就追了上去。

这怎么感觉像是一家三口?

剩余的两人,紧握手中的武器,皆是无言。方志宏腾出一只手,揽住李悠的肩,安慰他:“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李悠靠在方志宏的肩上,努力平复着害怕与紧张,平静下自己害怕得打颤的手。

为了志宏,为了不拖大家的后腿……我一定要努力……!

为了不和其他三人分散得太远,李悠和方志宏也不敢多停留,也壮着胆子进入了食品区。

五人都在挑选着可以保命,至关重要的食品,但因为古蔺川是队伍里唯一的女孩子,而且还不能在真正意义上算是成人,所以宽限她可以挑一点糖果之类的,并不实用的食品。“阿悠?可以这么叫你吧?我暂且保护你吧,不过你也要快一点变强才行,我和方先生也不能老是保护你嘛!”李悠看着从对面货架翻过来的喋喋不休的少女,第一次感觉到了友情的味道。

从小时候开始,很多男孩子都觉得李悠太像女孩子而孤立他,而女孩子的圈子又融不进他,所以他的朋友一直很少,而方志宏作为他的前辈,在他刚进公司后就开始照顾他,久而久之,日久生情,就从朋友行列进入了恋人。而除了方志宏之外,古蔺川还是第一个自愿保护他的人。“嗯,我会的!”李悠跟在古蔺川身后道。

两个甜食爱好者在糖果区逛着,李悠突然在一个货架前停住了脚步。他看见一个红色圆形铁盒包装的牛奶糖。

小时候他被嘲笑戏弄,哭着跑回家,他的妈妈都会给他那这种糖吃,安慰他。如今妈妈因病去世了,他只有用这种方式来怀念妈妈了。

李悠踮起脚,准备拿两盒牛奶糖。他想让古蔺川也尝尝。一不小心,他一个没拿稳,就有一盒牛奶糖掉在了地上。李悠有点害怕,四处找不到古蔺川和方志宏。“阿悠?怎么了吗?方先生去拿水了,我就在前面哦。”古蔺川从李悠前面的货架尽头处探出头来,安慰地笑笑。

李悠看见古蔺川,安心了不少,蹲下身去拿滚到货架底下的牛奶糖。他往货架缝隙一看,对面正是一句丧尸的尸体。

“啊————!”

声音之大,之尖利,在商场里回荡着……

“怎么回事?”等王阳和肖弈闻声赶来,李悠已经哭倒在赶来的方志宏怀里了。“我也吓坏了,以为阿悠出事了,结果只是捡糖果盒的时候被丧尸尸体吓到了而已……”古蔺川无奈摊手。

方志宏抚慰着受惊哭泣的李悠,用下巴指了指尸体位置。王阳,肖弈和古蔺川过去一看。是一个穿着收银员制服的男性,头被三百六十度扭断,可见绝对是专业人士。“啧啧啧,这得多大的力气啊,手法专业,简单粗暴。”古蔺川感叹了一句,转而去磨肖弈,她对于那串编码很感兴趣,磨一磨“知情人士”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这时,墙边休息室的门锁突然开始扭动,三人迅速戒备起来,古蔺川躲在门后,准备等会用刀控制来者,王阳和肖弈也举枪戒备。

“pong!”

门被踹开,古蔺川应急地往旁边一闪,竟跳出几米远。古蔺川估计了就是肖弈所说的情况,没动声色。

“你是?”

“你们是?”

来者一个身着迷彩服的高大男子。

经过一番了解,原来前天爆发病毒之后,他们面这个军人——杨一航,奉上级指示来护送群众离开,结果队友刘六突然报告说这个商贸大厦里还有幸存者,本想向上级求援,结果却被驳回。然后,这个军人第一次违抗了上级的命令。

结果救援途中,刘六被丧尸抓伤小腿,因为怕感染,所以当即做了截肢手术,因为没有麻醉,所以刘六一直是忍着的,直到结束,一声没吭地昏迷了。因为伤的伤,死的死,不方便逃离,所以杨一航派自己的弟弟杨冶出去求救,结果等了一天一夜,杨冶没回来,王阳一行五人却出现了。

“小妹妹,你几岁了?”杨一航看着一旁细心擦拭着长刀的古蔺川,问道。古蔺川闻言抬头,淡道:“我叫古蔺川,才满18没多久。”杨一航看着古蔺川的冷静,心下佩服,继而问道:“父母呢?”“研究人员,估计已经被你们送出去了,这刀是他们留给我的。”古蔺川这次干脆头都没抬,专心擦起了刀。王阳和肖弈叫来了李悠和方志宏,然后又各自自我介绍了一下。

了解大致情况,杨一航便带着五人去和其他幸存者会面。

TBC

评论
热度 ( 1 )

© 秋江晚吟旧时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