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江晚吟旧时节

怀城府而不露,桑榆东隅皆收

末世启示录(三)

听到门锁响动,屋里的人都警觉了起来,但是见来者是杨一航和陌生的五人,也都放了心。

  “没事,我还遇见了他们五个。”杨一航和其他的人介绍道。

  “嘿!帅哥~你们好~”王阳牵着古蔺川,大量起了在场的人。打招呼的是靠门边坐着的一对年轻情侣之中的女性,身材倒是火辣,很久没见过“女人”这种生物的王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过那个女人的脸就不大耐看了——就一个杀马特。

  而女人的男朋友,一头紫毛,杀马特气息扑面而来,还穿着鼻环,一个耳朵快打了十七八个洞了。古蔺川忍不住笑出来,王阳也极不厚道地笑了,跟一旁的肖弈咬耳朵:“哥们,看见那对非主流没,那男的跟牛魔王似的。”

  肖弈看着近在眼前的天然卷毛,努力压下了伸手蹂躏一把的念头。

  那女的看见王阳身边正在发呆的古蔺川,道:“诶,小妹妹,你几岁啊?成年了吗?”古蔺川被打断发呆又是一愣。

  其实,被这么问也不奇怪,古蔺川本来就是没人照顾的,又有点营养不良,所以只有王阳肩膀高的偏矮个子没人信她是个成年人。

  不过一天被问两次还是相当不爽的。

  “大姐姐,我才14岁啊,大姐姐要多照.顾.我才好呢。”古蔺川表面上笑得开心,但说到“照顾我”三个字时,故意咬了重音,明显的生气了。“哼……帅哥~你们叫什么名字啊~人家叫柳思思哦~”完全像是被鄙视了的古蔺川一阵的气结,歪脑筋也干脆就动了起来,扫了一眼震惊自己会这么做的杨一航和还未完全缓过神来的李悠与安慰他的方志宏,然后诡谲一笑。

  “爸爸~妈妈~川儿害怕……”古蔺川嗓音甜腻,扑在肖弈怀里装起了孩子,古蔺川十分满意地看着肖弈的面瘫脸崩坏。“噗……”李悠和方志宏看着,不禁有点发笑。“爸爸……川儿饿了……”古蔺川不依不饶,缠上了肖弈。肖弈看着怀里笑得假意的少女,除了一些愤怒,就是无奈和欣赏。“乖,找你妈妈去。”肖弈伸手揉了揉怀中少女的黑发,意外的柔顺。古蔺川笑着瞪了肖弈一眼,然后继续上演着她的闹剧。她笑着扑进王阳的怀中,然后楚楚可怜道:“妈~妈~能不能给川儿糖果呢?”王阳对于小丫头的“歪脑筋”其实看得挺透的,却没想到,小丫头片子竟然是让他作为“妈妈”的角色。虽然有点不爽,不过比起杀马特女,当个GAY也不是什么特别坏的事。“川.儿.乖,妈.妈给你拿糖。”王阳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的,不过古蔺川可不在意那么多。

  本想勾搭一把帅哥的柳思思,和其他人一样呆滞住了。

  “开玩笑的,我再重新介绍一下吧。我是古蔺川,18岁,高三学生。这是我……表哥,肖弈,这是他朋友,王阳。那是李悠,那是方志宏,他们是附近WAG的人,同是还是……咳咳……恋人。嗯,就是这样,刚才是逗你们的。”古蔺川起身正色,严肃地继续胡扯道。肖弈干脆放弃了让古蔺川不再胡扯,随她去了,而王阳想着,古蔺川不拉他下水就已经很好了。“咳咳……小妹妹很爱开玩笑嘛。我来介绍一下吧。那边的,女的叫柳思思,男的叫赵刚。”杨一航言罢,指了指那对情侣。又转身指了指角落里正在照顾伤患的女子,道:“那位是HZ医学院的学生,叫沈芳。就是她帮我队友截的肢,现在应该是我们之中最专业的大夫了。”那个名叫沈芳的女子回过身,谦虚地笑笑:“言重了,我不过只有护士级别。”“大姐姐我认识你,那边躺着的应该是你姐姐吧。”古蔺川突然冒出一句,立马刷新了自身存在感。“怎么……?”“姐姐记得古乾吧?我爹,我之前还和我爹去你学校呢。我爹还夸你是个好材料来着。”古蔺川一本正经。“你是古教授的女儿?”“你见过其他姓古的?不过我更关心你姐姐怎么了。”古蔺川没管任何人,和沈芳就这么聊了起来。“她为了救我,摔下楼梯……”“这样啊。好吧,杨大哥你继续。”古蔺川就像只有三分钟热度一眼,转眼又去缠王阳——反正肖弈已经完全懒得管她了。

  一旁一直在看书的男人抬头,看了看一群人,推了推银边眼睛,带着客气的笑容自我介绍道:“你们,我叫严华。不过你们叫我英文名Darren也可以。”王阳听完,就只想咆哮。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装逼?!

  王阳微笑,咬牙道:“总之请大家多指教了到照顾了。”

  “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啊,看你们都很厉害嘛。”严华礼貌客气地客套着。

  几番客套下来,王阳就开始有点羡慕其它四人了,李悠和方志宏只用秀恩爱,肖弈有天然冷气屏障,而古蔺川还小,而且和陌生人说话又不讨喜,让她客套不得把人全得罪了?

  人员都介绍完毕了,除去新来的他们五个,剩下的,一个是军人,两个是非主流杀马特,两个是伤残人士,还有一个医科学生和一个装逼眼镜男。一行人总共十二人。

  因为两位伤残人士的情况都不容乐观,王阳,肖弈和杨一航三人一番讨论下,与其耗着等救援,不如赶紧撤离,如果车不够,王阳他们可以撬。

  决定了撤离计划,众人就准备起来了。严华热心地背起了刘六,而方志宏和李悠去帮沈家姐妹。

  作为拥有强力武器的人,还不能算是成人的古蔺川也必需和杨一航,王阳他们打前阵保护后方的人们。

  这种时候,保全自己已经是对团队最好的帮助了。

  正收拾着,天空突然响起“轰隆隆”的雷声。众人都有点不安,毕竟下雨天并不利于撤退。

  没一会儿,雨便淅沥沥地下了起来,王阳望着窗外,愈发不安。豆大的雨滴打在玻璃上,模糊一片。

  “这……”古蔺川看向窗外,脸刷地一下就白了,紧紧抓住了王阳的袖子。“蔺川,安心。不过,这天说变就变,下雨的路可不好走。”王阳安抚了扯着他袖子的古蔺川,自顾自道。“现在的问题不是路,看外面。”肖弈看了一眼古蔺川,随后又垂下眼帘,看向窗外。

  王阳和其他有些奇怪的人都好奇地往外看。瞬间也是吓得脸色苍白。

  只见那瓢泼大雨下,原本躲在黑暗中的丧尸们,纷纷拖着并不灵活的身躯,在瓢泼大雨中,向他们所在的商贸大厦涌来!

  憋了半天,王阳挤出来一句:“卧槽!”

  “大家拿好防身的武器!有能力保护别人了尽量来打前阵!”“我来吧。我学过射击。”严华主动站出来。“你们还有枪吗?”严华推了推眼镜,严肃地说道。“呃……”王阳把自己手中的DA—92式手枪和两发弹夹丢给了杨一航和严华。

  给他总比菜鸟好。

  “走了,等一会儿越来越多就不好了。”古蔺川紧握着刀,很紧张的样子。“小姑娘,放松。”严华站在古蔺川身边,拍拍她的肩,温和地笑着。古蔺川看着眼前男人温和地笑容,稍微安心了一点,点点头,做好准备战斗。

  “走吧。”肖弈说完,和王阳一起向楼下冲去。严华和杨一航扶着刘六,另一只手拿着枪,紧随其后,古蔺川最后还是选择退守后位,保护非主流情侣,沈家姐妹与方李二人。

  非主流情侣走在最后,垫底的感觉让他们紧张而且焦虑,赵刚大喊大叫:“你们TM走快一点啊!这是逃命不是散步!”“这里有伤患,走不快。”古蔺川冷冷道。李悠也帮着古蔺川说话,小声地和非主流情侣讲道理:“你们也看见沈丽姐姐的情况,她是伤患,我们也走不敬请谅解,而且不是有蔺川嘛……”“黄毛丫头有什么用?!”赵刚大喊道,古蔺川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但是她并不想和傻逼计较。“她都这样了,也撑不了多久了,把她都在这儿不更好?干嘛要带着个累赘啊!?”“她是我姐姐!我的爱人!”沈芳有点着急,古蔺川也烦了。

  “阿悠,方先生,你们先走。我要教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古蔺川冷冷道。侧身给四人让了路。

  “你……你要干什么?!”赵刚看着面前只不过有他肩膀高的少女,有点不寒而栗。“我们的团队不需要自私的人,特别还是两个。”

  ……

  “嗯……”微弱的呻吟声。

  “你姐姐好像醒了!”方志宏惊喜地说。沈芳听了也很欣喜,她绕到方志宏身后,轻声道:“姐姐?姐姐?”留着齐耳短发的沈丽微微睁开眼,虚弱道:“小芳?我们这是在哪儿?”“我们还在商场里,正准备出去。”沈芳温柔地为沈丽擦拭细汗,安慰道。沈丽能听见周围的丧尸的可怖的嚎叫,她努力起身却没成功,带着愧疚道:“不,你们把我丢下吧,现在的情况,带上我的话,会拖累你们的。”“姐姐,你别说傻话,你才答应了我,我怎么舍得你死?”沈丽忍着泪,终于是劝住了方志宏身上一直挣扎不停的沈丽。“抱歉,麻烦您了。”沈丽愧疚道。“举手之劳而已,沈丽姐姐你好好休息吧,就当是为了你妹妹,为了我们。”李悠强扯出一个笑容道。

  “马上到三楼了,再坚持一下就好了。”方志宏宽慰道。

  “叮铃哐啷!”消防门被不断的撞击,生锈的锁不能抵挡丧尸们猛烈的攻击。李悠寻不到古蔺川,更是心慌,几滴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你们先下去,我和沈小姐等蔺川下来就好。”方志宏尽量冷静道。

  “那我姐姐怎么办?”“蔺川和我会让她平安无事的。”方志宏只想尽快让两人走。“小芳,听方先生的话,乖,姐姐不会有事的。”沈丽也开口让妹妹放心。

  终于,两人还是冲了下去。

  “抱歉,耽误你了。我怕我让你下去,小悠会怀疑,要是我出事了,等一会儿估计会来一个小姑娘来救你的。”方志宏放下沈丽,苦笑道。

  楼下,不知怎么回事,丧尸的面容开始越发可怖,也越发令人作呕。

  接二连三的爆头,王阳和肖弈配合得很是默契,换子弹的空余,王阳都还要耍耍帅。比起要扶着刘六还要解决丧尸躲丧尸的二人,这边的确是轻松潇洒很多。

  顺便帮忙把偷袭的丧尸弄死,报复一般的溅了有洁癖的严华一背的血液与脑浆。

  严华对于王阳的“报复”固然不太高兴,不过他的团队意识提醒着他,不与其争执。

  沈丽艰难地站起身。之前为了救妹妹摔下了楼梯,她的骨头摔断了几根了,如今强撑起身,她的每一次抽气都让她的胸口疼痛难忍;脚踝扭伤,让她无论是站立还是移动都很艰难。她努力忍住疼痛,平静地问道:“你打算送死?就拖那么几分钟?你起码也等到那个小姑娘吧……我来帮你。”说完,拾起了地上的铁叉,解决了方志宏身后的丧尸女。

  “你还能活动?”方志宏惊讶道。“怎么不行?如果没错的话,我还大你一岁吧。”沈丽轻松地笑笑,强行吞下不断上涌的腥甜血液,满口的铁锈味。

  两人合力解决了一些丧尸,把还没能挤出来的丧尸击退回了门内,沈丽用铁叉抵住消防门。

  “蔺川没事吧?不会出事了吧?那两个畜牲!”方志宏看着楼梯口,愤愤道。

  沈丽看着方志宏愤愤的样子,问道:“你说的那个小姑娘叫蔺川?”“是,她刚才说要教两个畜牲都不如的家伙做人,结果到现在都没下来……”

  “小心!”古蔺川的声音再次响起。

  TBC

评论
热度 ( 1 )

© 秋江晚吟旧时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