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江晚吟旧时节

怀城府而不露,桑榆东隅皆收

来办案还是来谈恋爱?(零)

【厦禾派出所】
      “哟,阿哑?今儿个怎么迟到啦?”
        何松抱着一沓资料,饶有兴趣地调侃着新分配来的小姑娘。
        小姑娘哭丧着脸,双手合十,赶忙道:“我求求你!松哥你声音小点!我今天闹钟坏了!我都要气哭了……快,掩护我,别让我师爹看见我迟到了。”
      “吴哑,你骗得过我也骗不过打卡器啊。”
       低沉的男音在二人背后响起,还带了点笑音。
       两人齐齐回头——
      “伊队好!”
      “师、师爹……”
       何松见势不好,赶忙抱着档案脚底抹油溜了,徒留一大一小两位人民公仆大眼瞪小眼。
      “师爹……我、我师父呢?”妈的师父你在哪儿呢?!酷爱来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吴哑内心疯狂呐喊。
       然并卵。
     “你师父和其他弟兄们出去走访了,一时半会儿没法救你了。”
      虽说是辛小丰的徒弟,但伊谷春平时也没少看顾她,对小姑娘那点儿小心思一清二楚,“来我办公室,交代一下为什么迟到,顺便再写份儿八百字检讨,反正你也不愿意去街道上修剪树枝。”
       吴哑瞬间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跟着她的师爹进了办公室,开始她苦逼的早晨。
——
       吴哑,公大刑侦专业毕业生,被就近分到了厦禾派出所。
       吴哑毕业那一年,辛小丰在自家头儿的辅导之下,也成功地过了考试,从“二腿子”辅警成为了正正经经的民警。
       而警局也正好迎来了朝气蓬勃的实习生和毕业生。
     “哎,小丰,你看,这新人一帮男生里,就那一个小丫头。”同事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看那边整整齐齐,排成一行的小青年们,“我觉得这小姑娘是个好苗子啊,鹤立鸡群呀。”
       小丰看了看那边站姿端正,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四处扫视的清秀小姑娘,心里倒是很有好感。他对于活泼的小姑娘,基本都很有好感。
       很巧的是,小姑娘眼神正好扫过来,和小丰正好视线交汇。小姑娘毫不在意,嘻嘻笑了起来。小丰看着可爱,也回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那是个辛小丰独有的微笑,亲和而有魅力。伊谷春一走出办公室,正好看见这个他一直很喜欢看的微笑,心中一动,顺着小丰的目光看去,是愣住的小姑娘。
       他看过她的简历,是个很优秀的姑娘,老师对她的评价也多是称赞……
       于是……
      “这是吴哑,公大刑侦系的毕业生,分配到我们局里。小丰,你各方面经验比较丰富,她就交给你带了。”伊谷春拍了拍小丰的肩,又扫了一眼年轻活泼的小姑娘。
       “头儿,这……”小丰对吴哑是有些好感的,但是他毕竟也是才入职,和吴哑性质上差不多都是新人,多少还是有些犹豫。
        吴哑倒是不扭捏,笑嘻嘻地对二人敬了一个礼,开开心心地就认了师父:“师父好!我是吴哑!叫我阿哑或者小哑都行!您以后多多指教!”
        这会子小丰也拒绝不了她了,就收下了了这个小徒弟。
        吴哑确实各方面都很优秀,除了嘴巴有点闲不下来,性格太活泼之外。
       不过这也不是个坏事,小丫头几乎和整个派出所的人都关系不错,人缘可谓相当的好。让做师父的小丰也颇为欣慰。
——
       “800字……800字……”吴哑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苦思冥想。
      “叮铃铃——”
        座机电话铃响起,吴哑抬头,看见了办公室里的伊谷春正在接电话,表情喜怒不辨。
       这时的吴哑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与自己的大学挚友因案子再度聚首了。

【龙番警局】
      “什么事?”秦明专心于手上的工作,一点眼神都没有分给推门进来的小姑娘,一旁的大宝摊手表示无奈后,手势示意小姑娘快点说。
       小姑娘这时哪儿敢多说一句废话,生怕自家帅气的师娘生气,迅速地应了一声:“哎……就是,师父让我传达,让您不要生气了,大不了回家拿拳套揍他一顿出气。”
       “知道了。告诉你师父,我还是更喜欢解剖刀,让他准备好。”
       小姑娘知道自家师娘工作时“生人勿近”的性格,和一旁的大宝挥手道了个别,动作迅速地溜了。
——
       陈渺,警二代,公大刑侦系毕业生。自主申请分配到了老家龙番市市局。
       然而报道第一天就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黑色摩托车以一个极其帅气拉风的姿势,“甩”进了市局,吓坏了不少来上班或来报道的人。
       驾驶者把头盔一摘,露出一张漂亮英气,尚且有些稚气未脱的脸来。
       这一出几乎惊动了半个警局的人。
       小姑娘却笑嘻嘻地对赶来查看情况的林涛,秦明和李大宝三人敬了个标准的礼,道:“公安大学刑事侦查学系毕业生,新入职警员陈渺,报道!”
       事后,陈渺被请了家长,还被开了一张罚单,然后……
       就开始了她在刑警队长林涛手下(围观基情)的搞事生活。

        陈渺一进办公区,就直奔林涛的办公室
      “师父,师娘说他还是喜欢用解剖刀,让您做好准备。”小丫头笑得像只狐狸,“诶,师父,你怎么惹到师娘啦?难道是……昨晚太激烈了?”
        林涛拍了一下陈渺的额头,道:“上次案件的结案报告你写完了吗?陈喵喵你这么多话?”
       “哎……师父你这个残忍的男人!我都帮你传话了,你还要这样对我!”陈渺坐在办公桌上,明明是在卖可怜,脸上倒是笑得开心。
       “叮铃铃——”一旁的座机电话铃突然响起,倒是吓得陈渺直接跳下了办公桌,一刺溜窜出去好一段路。
       林涛好笑,平复了一下情绪,接起了电话。
       接着,林涛的表情就越来越凝重了。
       半晌,林涛放下电话,对一旁一脸不解的陈渺道:“陈渺,出去告诉弟兄们,准备出警。顺便,通知你师娘和宝哥来一趟。”
       “啊……哦!是!”
        陈渺慌慌张张地敬了个礼,迅速地出了办公室“传旨”。
      陈渺万万没想到,这是她和她挚友未来共事的开端。

【tbc】
(开篇有点差,后面应该就好了✔敬请期待✔)
吴哑——@乌鸦.
陈渺——我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秋江晚吟旧时节 | Powered by LOFTER